印象台湾

                                                                                                                                        刘为民
   
        在我看来,台湾,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旅游目的地了。2009年两岸旅游开放以来,一直对台湾心存神往。神往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教科书中描述的那些经典景观的魅力,更多的是缘于对这块中国人地盘融于血液的亲和感。相比较国内短线,台湾环岛八日游时间已经够长了,但是,内心充盈的快乐与八日的时长比较起来,还是感觉短了些。乃至到101这个最后景点的时候,似有几分失落和怅惘。八天时间,从桃园开始,到台北结束,一路上,耳边萦绕的是本所同事的欢声笑语,心里流淌的是兄弟姐妹的温暖亲切,直至半个月后的今日,一桢桢影像仍在脑海中回放,意味隽永。
        从士林官邸的幽静清新、日月潭的薄雾如沙,到阿里山的参天古木,佛光山的深远意境,再到高雄夜市的人声鼎沸、野柳地质公园的鬼斧神工。大自然赋予这个宝岛太多太多神奇珍贵的美景,令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这些热带与亚热带的景观极易在旅行者的心中交相辉映,产生一种不同风韵相互交织,不同观感相互碰撞的美好画面。应该说,七星潭是唯美的,故宫博物院是厚重的,太鲁阁是风情的,慈湖是思乡的,宝岛时代村是怀旧的。环岛八日游虽为走马观花,但于旅游所追求的意境而言,应该是一种综合和立体化的心灵体验。从台北到高雄到花莲,沿途车览之景各不相同,既有高屋华厦映衬下的现代文明,也有曲径通幽处的婉约宁静;既有太平洋的豪情万丈,也有土著民族的淳朴多情;既有中华传统的深刻烙印,也有闽南文化的温婉柔情。她们之间存在着如此巨大的反差,却又如此巧妙自然地构成了审美的统一,闪耀着大自然璀璨的日月光华,沉淀着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令人赞叹。
       单论自然景观在感官上的观赏价值,台湾远不及大陆。阿里山不及黄山之奇松云海,日月潭不及西湖之苏堤春晓,高雄屏东不及海南岛之椰风海韵。台湾的几乎任何一个景点,都能在大陆找到与之风格类似且景观颜值远胜于之的所在。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台湾旅行的意义,丝毫不影响台湾这个宝岛带给旅行者的无尽遐思和美好体验。盖因,人们到了台湾,一切都是似曾相识,甚至在某个瞬间有种生于斯长于斯的错觉。老台北牛肉面、诚品书店的各类图书、到处可见的中文繁体字、街头林立的补习班广告标牌、嘉义的高考光荣榜,夜市小贩的吆喝语言,一切的一切与人们的日常生活都那么的贴近,犹如亲戚串门般的亲切;故宫博物院的翡翠白菜、中山大学的校名题词、中国文化大学的校园布局、佛光山的大雄宝殿、土著民族的歌舞文化,一切的一切与人们的传统思维、文化氛围都那么的相似,犹如文史教科书般的再现;士林官邸的蒋公灵堂、宝岛时代村的宣传海报、经国先生的手书遗嘱、国父纪念馆的历史文物、花莲的荣民之家,一切的一切与人们的民国印象、唯物史观都那么的契合,犹如身处其中般的演绎。台湾,于大陆人而言,是一种情结,是一种亲情,是一种牵挂。一介布衣,无意对两岸时局作出任何有关政治层面的解析,无能对六十多年前国共两党兄弟阋墙的是非曲直作出评价,无胆对两岸的政党制度、政治体制、选举制度作出任何褒贬。但是,普通如我之中国人,也会明白一个最简单、最浅显的道理,任何数典忘宗的政党必将为历史所唾弃,任何拜日为父的走狗必将为同胞所鄙夷。浅薄地认为,去中国化,可能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臆想,除非这种疯子能从改造人的基因开始,再他妈的活个五千年,彻底消磨浩瀚的中华文明在每个台湾人心灵深处留下的印记。慈湖景区内,尚有蒋中正铜像上百个,其中的一尊巨型铜像被拦腰斩断,迁址后勉强拼凑在一起。且不论蒋公一生的是非功过,单就中国人历来的“死者为大”的观念而言,此举用泯灭人性来形容估计并不为过,因为始作俑者缺失的是对人性、伦理最起码的敬畏。施此“暴行”者,如此以逝者塑像作为泄愤的对象,实在令人心生寒意。
        带团的两个导游,李姓导游是外省人的第二代,父亲是早年的东北军将领,一九四九年来台。此君系中国文化大学硕士,据说年轻时颇为风光,曾担任邓丽君演唱会的现场指导。如今,六十五岁的高龄仍活跃在导游工作的一线,令人心生敬佩。老人家常常穿着诸如“国共合作”之类标记的文化衫,习惯用“祖国”二字来形容我们的居住地。沿途讲解中,老人家偶尔发发对其父的牢骚,抱怨其不该追随老蒋来到台湾。可见,台湾的族群撕裂已经是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台湾的“外省人”于台湾社会逐渐被边缘化,成为被排斥的对象。刘姓导游是福建人后裔,祖先于清朝晚期来台,其已是第六代。刘导风趣幽默,服务热情,所到之处的每个景点都会认真讲解,以自成一体、自创讲解词为讲解风格。每到就餐时刻,他总是关照好所有游客之后,才会仓促用餐,服务意识已然成为一种自然的职业习惯。敬业,实为职业荣誉感;乐业,实为职业幸福感,刘导就是一个敬业乐业的人。谈及自己的工资,刘导感概与其十六年前的工资基本在同一水平线。不禁让人们对台湾的经济社会的发展陷入深思,遗憾?忧虑?庆幸?感觉颇为复杂。台湾导游除了严格遵守“不谈政治”这个导游职业规则之外,谦和有礼、和善亲切也是鲜明的特点,就此而言,值得我们大陆同行学习和效仿。同样的,这种谦和、友善、礼仪在台湾的市井小贩、酒店侍应、机场地勤、超市员工的身上都能直接感受。每当游客付款后,他们总是彬彬有礼地致以谢意,让人深刻体会到文明素养之重要。
        旅游,是一种体验式的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实质上是一种心情。有人说,旅游重要的不是看景点,而是和谁在一起。律所同事平日里忙碌于工作,且律师事务单兵作战的居多,日常的沟通交流谈不上深入。倒是在旅行途中,真切地让人体会到大家庭的温暖、感受到兄弟姐妹之间的情谊。旅行之中,年轻律师对同行父母搀扶呵护,中年夫妻相互夹菜添饭,兄弟们见缝插针地吸烟聊天,真情流露如涓涓细流,绝无半点矫揉造作。旅行之中,既有夫妻之间的呛声斗嘴,也有偶遇风寒者的嗲声埋怨,还有车上的鼾声如雷,更有留影时的各种POSE。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自然、温暖。在台期间,几位年长一些的律师,轮流做东请客,几乎每天都有丰盛的第四顿。气氛最为热烈的是高雄之夜的海鲜大餐。高国老弟安排全团聚会,席间觥筹交错,交谈甚欢,兼有红包派送,情绪激昂,暖意融融。就连不胜酒力的潘平老哥,也连续三次喝了三杯啤酒,以助言兴。所谓兄弟之情一碗酒,此言虽透出几分匪气,但就表达兄弟情在酒精激发下的豪放而言,也可称之为形象和贴切。
        晚间,姑娘小伙子们结伴逛街,品尝各类风味小吃,体验当地风土人情。旅行中的生活细节,兄弟姐妹情谊处处可见,传为佳话的是,成就了一对男女律师的美好姻缘。微信上,常有同事上传各类照片分享。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张台中小吃“王八蛋骚包”的图片,深刻不在小吃的美味(本人并未品尝),而在于其看似粗鄙实则别致的名称,加上广告词中的一句:“你今天骚了没有”?让人忍俊不住。可见,大俗有时也是大雅,如同央视王小丫的姓名一样。
        八天的行程,留下了太多的感动、暖意、温情和快乐。旅行的有些感觉,只在刹那之间,只在一瞥之间,只在意会之间,难以记录,难以言传。我想,等我们年老时,回顾这些年的旅行经历中的点点滴滴,也不啻为一段美好的回忆。其实,旅游的意义在每个人的心里。
        台湾之行,感触良多,涂鸦几句,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