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能否在亚冠决赛前申请诉前禁令

                                                                                                                                                                                                                                                                                                                    曹夏博

    

      东风日产以1.1亿元买断2014年2月1日至2016年1月31日期间,恒大淘宝俱乐部2014赛季及2015赛季主、客场比赛服胸前广告权益,但2015年11月21日亚冠决赛,恒大淘宝队将秋衣胸前广告变更为“恒大人寿”,当日21时59分,东风日产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对此违约行为“非常震惊”。2015年12月16日,从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获悉,东风日产起诉广州恒大广告合同纠纷案,已经立案受理。


      此案无论结果如何,违约行为已经发生,东风日产在亚冠决赛发布广告的权益已经被剥夺,丧失了在重要时刻向无数球迷发布广告的机会,因此引起销量损失和品牌价值损失难以估量。据新华社报道,恒大有一份未公开发布的声明,主要内容是恒大已经与东风日产进行过沟通,东风日产不同意恒大单方面变更合同。


      东风早已了解恒大准备违约,能否向法院申请诉前禁令,责令恒大不得变更广告内容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失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申请,可以裁定对其他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行一定行为;”。


      由于本条法律没有针对性的解释,而且诉前禁令的判例也很少,执行中存在不同的理解。


      假设在违约事件发生前:恒大一方执意违约,东风日产在亚冠决赛发布广告的权益被剥夺,事后法院只能判决通过赔偿金来弥补东风的损失,可以认定为“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失”,法院可以根据东风的申请,责令恒大穿着胸前广告位东风日产的球衣出场比赛。


      但是对法条的理解是因人而异的,恒大可以向法院提出以下异议理由:恒大可以通过违约金的方式对东风进行赔偿,判决可以执行到位,就没有造成当事人损失。而且责令作出一定行为或不作出一定的行为,是否必须以财产保全为前提条件?


      如果法院做出诉前禁令,依据《民事诉讼法》一百条第二款和《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法院对此行为保全的禁令,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担保数额,此数额应该如何计算?对于确定违约的行为,是收一个象征性的担保数额还是缴纳与违约金额相当的数字?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诉前禁令”和“适用特殊程序案由”(截止至2015年12月17日),有四篇公布的裁判文书,一篇为某院同意申请人撤回诉前禁令申请的裁定,两篇为上级法院裁定维持下级法院诉前禁令的裁定,仅有一篇为做出诉前禁令的裁定。


      做出诉前禁令的裁定是(2015)杭余知禁字第2号裁定,裁定禁止“阿里巴巴(杭州)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于本裁定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通过“虾米音乐”平台(虾米音乐PC(forWindows))向公众提供含有本裁定书附件所列456首歌曲的涉案录音制品的行为;”并“冻结申请人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人民币250万元”。


     上述裁定为有关知识产权侵权的诉前禁令,并没有对非知识产权领域的诉前禁令做出提供多少参考意见以及解决思路,并且此裁定收取了250万元担保,对于“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担保数额”也没有体现出来解决思路。


     东风没有使用诉前禁令来保护自己的合同权益,从法律人角度看,适用诉前禁令缺少了一次绝佳的实践机会。


     如果法院裁定责令恒大不得变更广告内容,那东风的权益得到维护,就不需要在30日内向法院提起诉讼,裁定失效,申请人能否不向法院提起诉讼而单独申请诉前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