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安泰达律师事务所

安泰达 “以案说法”|从离婚诉讼中女方多处劣势地位看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发布日期:2020-03-02 浏览次数:154 文章来源:

作者简介】:杨贤甫,男,19695月出生,汉族,法学研究生学历,三级律师,现为安徽安泰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事法律业务部主任杨贤甫律师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扎实的理论功底。专业领域:合同纠纷、公司事务、离婚纠纷、劳动争议及工伤赔偿纠纷、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及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等。

【正文】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和一系列法律法规的颁布实施,妇女权益保护越来越受到重视。不过,很多离婚诉讼中,女方仍然处于弱势地位,其合法权益有时候很难得到充分的保障,这与婚姻家庭生活中,女方对家庭真实的财产状况掌握不实,对男方的过错不甚了解,且证据意识不足等因素密切的关系

女主内易失财产知情权

在传统的家庭分工中,“男主外、女主内”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当今社会的大多数家庭仍然保持着这种模式。但是,对于一心照顾家庭的妻子来说,要充分掌握丈夫的财产状况,在目前的社会条件下正变得越来越有难度。赵女士钱先生原是幸福的一家,为了照顾女儿,赵女士在孩子出生后没有再工作,钱先生一人在外打拼养家。此后,钱先生任职的公司逐步发展壮大,其个人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公司崭露头角,并利用公司改制的有利时机,成为了公司股东。2016,赵女士钱先生维系年的婚姻宣告破裂,双方办理了离婚手续。在离婚,赵女士对于钱先生的股东身份毫不知情直到2018年,赵女士才在无意中了解到,钱先生离婚前已经公司股东于是赵女士将钱先生诉至法院,要求钱先生向其支付股份折价款。此案经审理,二审终审判决钱先生赵女士给付200万元的股份折价款。

法院审理的大量离婚案件中,类似上述案件的情况并不罕见。随着社会的发展,目前离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涉及的财产类型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过去离婚时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可能只是房屋、车辆等简单财产,而现在很多夫妻共同财产都涉及到股权、商标权、公司财产等复杂财产,以及网络游戏装备、网店等虚拟财产对于夫妻共同财产很可能了解不全,在离婚分割时没有提出相应的请求,导致自己权益受损。不过,离婚时对家庭财产状况了解不全的女方,如果在离婚后发现有尚未处理的夫妻共同财产,仍然可以向法院请求主张分割,法院也会在查明事实后依法保护其合法权益。

离婚协议竟成诱离手段

在现实生活中,部分男方为达到尽快离婚的目的,将离婚协议当成了“诱饵”。孙女士李先生的诉讼就是因为离婚协议所起。在协议离婚时双方约定女儿归女方抚养,同时李先生名下的一套房产归女方,但女方需负责还清剩下的房屋贷款。结果,孙女士如约还清房屋贷款后,李先生却拒绝办理过户手续,为此双方闹上了法庭。案件审理过程中,李先生认为,涉案房屋是他的婚前财产,离婚时约定过户给女方,法律关系上属于赠与,他随时可以撤销。但是法院经过审理,并没有采纳李先生的意见,而是依法判令李先生在规定时间内将涉案房屋过户给孙女士,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现在李先生这种想法的人其实并不少,部分男方为了尽快达到离婚的目的或出于其他特殊的考虑,在民政机关协议离婚时,往往在财产方面作出较大让步双方离婚后再以撤销赠与,或主张离婚协议存在重大误解、显示公平等情形,起诉到法院要求撤销协议,重新分配财产。不过,类似李先生的想法,在司法实践中是很难得到支持的。因为在民政机关协议离婚的离婚协议书中关于财产的约定并非单纯的财产性约定,其实质是解决夫妻身份关系时附有的条件,是具有一定道德因素的财产性约定。该约定往往是夫妻双方在对离婚与否、子女抚养等事宜全面综合考虑之后,平衡妥协的结果。因此,为了充分保护女方权益,婚姻法作出了比合同法更为严格的规定,离婚协议中的让步一旦做出,没有法律规定的法定情形,是不得随意撤销的,合同法中所规定的重大误解、显失公平等情形一般情况下都不适用于离婚协议。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九条的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人民法院受理一方要求撤销或变更财产分割协议的案件后,经审查未发现在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由此可见,法律赋予了协议离婚当事人反悔的诉权,但将反悔离婚财产分割协议的法定事由严格限定在订立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的情形,也就是说若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不存在欺诈、胁迫等违背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形,法院不会支持单方要求撤销或变更离婚财产分割协议的请求。

受到伤害及时合法取证

离婚案件中,女权益未能得到有效实现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女方自身保存证据的意识和能力不强。在一起诉讼案件中,女方因男方多次家庭暴力致使其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在最近一次的家庭暴力过程中,女方在律师的建议下最终选择到派出所报案,并固定了相关证据。女方在医疗终结后委托律师代理诉讼,在开庭审理时,面对律师提供的家庭暴力证据,男方最终屈服,在法院主持调解时接受了女方提出的调解方案,女方的诉讼请求基本得到了实现。

从本案中可以看出,在婚姻关系中处于弱势一方的女方,在保存证据的意识方面不强也是举证困难重要原因。例如,在发生家庭暴力后,女方去医院就诊但未保存诊断证明,被殴打后不报警等,就都失去了医疗记录、出警记录等重要证据。发生家庭暴力的情况往往都是在私密的空间里,很难有目击证人可以作证,单凭受害人一人的陈述,法院也很难认定。此外,离婚案件自身具有特殊性,对婚姻有过错的行为大都是秘密发生,客观上就造成了证明过错较为困难。例如,男方不忠的情况下,由于其行为的隐蔽性,女方即使确信存在这样的情况,也很难向法院提交充分证据。另外,在女方主张男方过错时,往往提交的都是短信、QQ记录、电话录音等单一证据,如果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其证明效力是比较低的,法院都难以采信虽然法律规定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应得到保护,但由于证据是认定案情依据,在当事人不能提供充分证据,法院也无能为力所以女方要注意收集证据及时保全和固定证据,以有效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